星期一, 7月 05, 2010

听,心在说话!


今天算是今年目前最有收获的一天吧!

早上先是去采访一个抽象画家,之后就是中午跟朋友搭火车回去时候稍微谈心了一下,再来就是去找老师的时候竟然跟另外一个职员谈了很久,之后就是通过一位学姐认识另外一个辅导系的学弟。从这四个人中,我都听·说他们的心。

其实今天很早起,就是要陪一个美术系的朋友前去采访抽象画的画家。马来西亚的确很难发展艺术,尤其是你说抽象画,能够坚持自己的原则继续走下去抽象画这条路的画家,在马来西亚更是少之又少。

她,目前是个家庭主妇;但是你会很奇怪,因为创作的人都有自己的脾性,更何况是一个母亲如何协调又要兼顾家庭也要兼顾孩子的时间中抽出时间创作?

她是一个很健谈的人,从她啰嗦的谈话中,却发现她对小孩的耐心是我们有所不及的。通常小孩一怎么样,许多母亲不就是打和骂,但是她不一样,她是用说话轻柔的语气劝导自己的小孩的。她甚至说,自己目前的创作根源是小孩,甚至也跟小孩一起创作!

的确跟自己心中的抽象画家是不同的。

其实抽象画算是把图画的元素抽了出来,再把自己的想法放进去;但是你也会从中领悟很多人生的道理,也从中理解其实自己目前需要什么,把自己的想法、需求甚至欲望画了出来。

从谈话中,我的确从她身上学到了很多人生的道理,由于艺术家的道路很曲折,因此你会发觉他们的抗压性更强,他们领悟的东西比我们更多。而且她更是坚持自己的原则的人。

访谈结束后,她带我跟朋友去吃健康食物;她把她自己照顾得很好。从她们的互动,打破了我对艺术家的定义和想法。

吃完饭后,我就跟朋友去找火车站,等火车。一路上,我们也交谈了很多,我相信有些话是她从内心说出来的。包括,目前的新点子。从她描绘的图像中,我仿佛看到了她在画板中间跳着彩带舞的模样。。。。。

回到学校,大约都接近四、五点了,结果我先去找老师,老师却离开办公室了。但是却跟他座位旁边的职员聊了起来(对我们是认识的)。其实谈了很多,也学了很多。从她的角度看来,怎样看待一件事,如何学习写评论,而我就说了很多上课的事情,尤其是这个学期的事情。结果谈到来都六点多了。

好啦,回到宿舍就想要去打包食物吃嘛;结果就遇见自己之前毕业的学姐回来弄升学的东西。同时又认识了她的学弟。虽然我又忘记他叫什么名字,哈哈。

辅导系当时就是有上绘画治疗这堂课,看了他的绘本后,一时也蛮感触。他也很有耐心解释给我听其实那些是怎样的境界。包括他要讲述的内心世界,他其实是一个锁匙儿童,因此习惯于等待。绘本的名字也是叫做等待。绘本中画着一只狗,到处询问人:“你在等待谁?” 到后来,它才发觉自己其实真正在等待的是什么。画中有很多意思,可能是复印本所以我有点拿捏不到意思,他解释后我更是焕然大悟。

真的,虽然这篇更是想在记述我今天的生活,但是我想分享的是,心与心之间的对话。
今天一整天都在聆听每个不同的人的心,真的是蛮有收获的一天。

加一个题外话,quote我朋友在facebook讲的一句话。

“今天 文字君女穿蓝色包鞋,我穿黑色包鞋。我们上KTM之后遇到一对情侣,男的穿蓝色包鞋,女的穿黑色包鞋。简直撞鞋撞到准!”

2 則留言:

mao 提到...

能這樣談心真好=)

紫叶 提到...

换衣了啊。
黑黑的很辛苦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