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5月 19, 2010

火车上的阿伯。

终于考完政治学的期中考,上来顺便上载一下那天的心情。。。

之前不是说到有女士专用车厢吗?而昨天的我却没有搭乘那一个厢,而是在旁边那个车厢(擦肩而过?)。因为我在KL sentral上车,人太多,看不到那个车厢在哪一个地方。。。话说我朋友也是在那一个车厢。。。可惜掉。。。

废话太多,切入正题。

在我从KL sentral上车进去那个车厢开始,就有一个印度老伯在讲话很大声,用马来文说什么女士专用车厢不是给女士进去的吗,为何这个车厢还那么多女生?(感觉他好像有性别歧视)之后掺杂了一些我听不懂的印度话之外,然后又说什么DAP什么国阵的,听不懂,然后从头到尾他一直在自言自语,有些乘客就开始笑他神经病,在他面前(他坐着)站着的乘客一直在笑,而他还是从KL Sentral 自言自语到他要下的那一站。之间有人在那里窃窃私语,说那个人神经病(对,就是我面前的路人甲乙),也有人问有没有贴纸,将那个阿伯的嘴巴封住,之后众人窃笑。

路途中,大家除了一直听到他在自言自语,许多人也非常不耐烦,甚至叫他静静不要出声,但是他还是不理会。也看出城市人的不耐烦。更惨的是,由于他要下车的那一站是Serdang,然后有人一直戏弄他在前面几站下车,而可怜的阿伯在被骗之下,下了几次不该下的站,之后又冲进来火车厢,直到他到达的地点为止。他一直说他的女友在Serdang等他,虽然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有女友,但是撇开一边来说,如果你是他的亲人,看到他这样,应该会为他心疼吧?之间有路人出声,说:“Jangan Kena dia la!" 其实从中看出在城市中有险恶的人,也有好心的人。会不会有天,你遇到的时候,也会那样做?

他在Serdang下站的那一霎,我脑袋在想,是否他可能是一个博士,在研究城市人的险恶程度所作出的试验?但是,我不敢告诉人这是我的疑问。

3 則留言:

紫叶 提到...

你会不会想太多?==

et™ 提到...

妳念政治的?那么就从社会开始观察起吧~

文字君女 提到...

叶子:不会~因为我写小说的,想象力要丰富点。

et:不是,媒体的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