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27, 2009

完成了。


扯鈴營~




988DJ培訓營~

終於兩個營都完了,全國扯鈴營和988DJ培訓營。
完畢了。
可以休息了。
還有兩份功課等待我。
明天,等待老師的訓導。
期待,三天后的出走旅行。

謝謝你曾經愛過我。


三年了,他竟然在我參加的營中出現了...

帶著他的專輯中的新歌出現在聖誕節派對中,主辦當局派出的那張歌詞,讓我不自禁地看著紙上的歌詞差點掉淚。
久違的聲音溫柔唱出曾經在耳邊出現過的聲音,讓我忍不住想掉淚,靜靜看著歌詞,隱約透露出當年的我們的難題,相處的問題,甚至是唱出我久違的寂寞。

人家說,與歌星還是明星談戀愛都是很痛苦的,因為每當過年或是重要的節日的時候情人都不在你身邊,甚至是打電話都時常轉到經紀人的手上。
當然,還是有期待的時候,還是有開心的回憶,但是對我來說,到最後放手了只有留下難過的回憶。
只因為,不捨得。

他低沉的聲音讓全場本來瘋狂的人都靜了下來,聲音的魅力流轉在會場的所有角落,看著紙上的歌詞,眼眶開始濕了。
仿佛是看到了我,他眼神閃了一下,向我看著許久,擦轉去另一邊。
身為藝人的他,也許就像是歌詞中所說的,“我們只是無法交集的平行線”,讓我們兩個都成了陌生人。

跟著朋友的我,手也跟著擺動,口中默念著歌詞,跟著他輕輕唱著.
想當初他創作出來第一個聽眾是我的歌。那時候的他穿著白色衫,彈著我們小屋中的鋼琴,當時雖然沒有很出名,但是我們很幸福。

但是自從那首歌出名后,我們沒時間聚在一起,原本很甜蜜的我們因為公司和時間和種種原因,害怕寂寞和孤單的我,終於和他分手了。
而在昨日,竟然遇見他了,甚至,還唱著我們那時候的歌。
那個時候,我淚了。

想起他的那句話,“只要你還愛著我,我就會繼續愛著你。”



謝謝你,曾經愛過我。









“如有合同,純屬虛構”

星期五, 12月 18, 2009

摄影。


建立在池塘旁的小木屋,屋顶上覆盖着碧绿的叶片,遮去大部分的阳光,恰好为来这里栖息的学生带来阴凉的环境。池塘的水波动,鱼儿凉快地游着,带给看到这风景的人们带来一阵凉意。

她独自一人走向小木屋,以她明亮的双眼洞察着四周,寻找属于她的“猎物”。被温柔叶子覆盖的小木屋、静静躺在一旁的草木,刚被雨水淋湿的一群仙人掌、或是像瀑布一样的装饰,无形中透露出校园的绿意。

按着快门,她将自己喜爱的映像一一摄入自己心爱的DLSR相机。调好快门、光圈与光暗,她的专业态度让人深深佩服。

而在专心摄影的她,不小心,将路过的他摄入了相机。

星期四, 12月 10, 2009

短期课程生活(1)

今天去到puchong的paparich,在这里处理扯铃营的事情,算是能够比较专心吧!我的电话打个不停,也不能休息,就像是这里的侍应生忙个不停,很难有机会喝水那样的比喻。我的水真的喝得没多少,吃饭也几乎近一个小时多,连某人的上头请我吃的面包也拖了很久,也许是好奇吧,他过来问我到底是为什么那么忙,哈哈!"very important ar?"“yaloh...haha..."

对了一整天电脑,偶尔看看人消除眼睛的疲劳。在这里看到不少美女,很少帅哥,有些美女有伴,有些美女跟朋友一起来,看来这里的侍应生艳福不浅哦~不过说真的,好忙,好辛苦。侍应生有没有帅哥?对我来说,这里只有一个很帅,不过肚子比较大XD(放心,我会叫他减肥的)

除了吃东西,最忙的就是处理表格的事情了。可以一边打电话一边吃东西,真的没想过自己可以那么忙==”。

最近遇到跟小可爱同样名字不同姓的朋友呢!应该是音同但是字不同吧!不过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时候真的吓到,而且超级兴奋XD 恩,对,也许他跟他一样变态==(也许一样是喜欢OL型???)

学校开始上浓缩的短期课程,只有三天有课,其他时间到处跑XD。
不过也跑不了几久,因为很累,而且这几个星期一直有营、营、营。光是忙完了培训营,之后就是忙扯铃交流营,之后就是988的营,我的天啊,1月才得空==

其实这个学期,我最期待就是摄影课,但是为了处理一些东西,跑来跑去,很遗憾需要skip掉一些课,真的很可惜。难得这是我期待已久,可以接触以前没接触过的知识。新闻摄影的老师很有经验的哦!接近20年的摄影记者咧!真的很期待。
不过蛮期待的就是回去跟小可爱一起研究相机,终于有共同的正常话题了XD
好想你,小可爱。

还有多少天才到1月尾,真的很迫不及待回去家乡啊!
妈妈,我好想你,为何这几天你一直到处乱飞,不在我国?真的很想你。

刚刚在玩相机,真的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吧?是时候找一个大炮了,等到要回沙巴之前就买一架跟小可爱一起研究,大家有什么意见可以给我吗?哪一类的大炮相机比较好?

好了,继续研究杯子中拍人了,给老师看过了及格了再给你们看。

星期四, 12月 03, 2009

风雨。


这次的教训,也许真的很惨痛,但是还是要接受事实。

事情的手尾有点难解决,虽然有人说愿意帮助我,但是我还是很担心,也不想让他帮我。现在的我,可能是陷入了当初魔女的扫把不能飞类似那样的难题吧!

很想去淋雨,跟魔女一样,在风雨中。。。飞翔。

还有很多事情还没做,现在将会照着程序跑。

身体,已经陷入压力范围。

我在努力。

损友们及好友们,放心,我在努力解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