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7月 27, 2009

开学了?!!


开学前一天,跑去表姐家睡觉。

结果被表姐嫌烦,一直讲我有洁癖,明明就是地上很多灰尘和头发。不是一些,是很多。

但是晚上还是抱着她的狗娃娃睡着了。o(╯□╰)o(那个狗娃娃类似上面的图片那么可爱,也是差不多颜色)

由于不是西马人的我,需要从沙巴刚回来的表姐拿我的支票和统考成绩(成绩单遗留在沙巴),才能够回去学校弄开学的手续。喝着舅母弄的奶茶,虽然有点冷,但是心里还是有点暖。

表弟过来吉隆坡上学,加上他住表姐宿舍附近罢了,所以顺便去探望+煮糖水给他们喝。结果表姐在电话和外面嫌我的薏米煮的不够软x6次。明明一直说很好喝。(╯3╰)

半年前与自己约定过,如果表姐再不买水果就要带香蕉给她吃,这次终于有机会带过去了。我真的没有意思要她吃蕉。请各位看倌不要误会。因为我宿舍火车站附近有卖水果,最明显的就是香蕉。

他们去逛日常用品时候,看到苹果,为了逼表姐吃苹果所以叫她跟我share,结果苹果没有带回去我的宿舍。所以意思是我没有苹果可以吃。╮(╯﹏╰)╭

囧rz


表姐的学校是要穿formal,带狗牌,不可以穿jeans才能进学校。

而今天,我戴着以前公司的狗牌,穿着牛仔裤,一件T-shirt就进去了表姐的学校。没有人阻止我,据说很可能guard认为是orientation week,虽然是上个星期的事情。

表姐走去课堂上课,我走去厕所,半路说拜拜,因为等下要回去。结果她的同学问:“你表妹去哪里哦?”恩,我去厕所。

回到学校。12点。

弄完手续:缴费、选课、学生证、豁免、问路后,就回去一个人的宿舍,洗衣、冲凉、收拾后,便过去上课了。

上完“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的新闻学后,接下来就没课了。明明如果狗咬人破世界纪录后就是新闻。

跟着同学去看布告栏,结果两个通告都出问题,弄到来就3点多了。

回去宿舍打完部落格后,要四点了,是时候去吃饭了,好饿。





p/s:最近好像很有同学缘,昨天去表姐宿舍在火车上看到同班同学,回来又看到另一个同班同学。去表姐学校时候又看到以前的同班同学。

星期六, 7月 25, 2009

新的开学日。

刚刚假期玩完回来的小君,带着期待又害怕受伤害的心情回到学校,悄悄踏进房间门口,才发觉之前离开的室友留下一堆垃圾和不清洁的房间和厕所等着给她洗!而她们永远都没有回来住了,剩下的只有小君一个人自己解决了。。。。。。。。


朋友Q:“这次你惨咯,因为之前你的室友搬了房间的摆设,到了年尾你退宿时候要一个人搬完房间内的东西咯。”

“没有新生进来咩?”小君问。

“因为你的室友全部都是迟退宿的,所以新生没办法进来。剩下你一个人所以你是要一个人搬的咯。”楼长说。

“蛤?!!酱我不是惨。。。。五个人的房间咧?!!”

小君在烦恼着除了搬东西的事情,还有脏的厕所、阳台、房间要洗。。。。


待续...



9.00pm
中午在朋友的帮助下,终于搬完全部床具和衣橱等,因为小君根本不懂这间房的排法,一进来时候就是排成另一个排位了,根本不是原本的排法。

洗完厕所,洗阳台,扫了扫房间,洗衣服,晒衣,收拾东西,几乎一整天就这么过去了。

一个人的房间。

突然觉得好累,晚安。

星期六, 7月 11, 2009

星期二, 7月 07, 2009

卷发的秘密。

她低着头,看着地上的石头路,揉着哭红的眼睛静静不出声,冰冷的心已经被泪水淹没,剩下哭累的眼睛还有肿得有点氧的感觉。
回到宿舍,去到冲凉房,把原本已经被雨水淋湿的自己再次淋湿。
再次被嘲笑了,头发是卷发又不是她的错,何必一再提醒她、嘲笑她呢?看着镜子前头发因为水分变得比较直却还是稍微透出是卷底的素质,她拼命拉着自己的头发,不管是多么痛都好,好想好想就这样拉直它。
“听人家说卷发的人很固执,又不听话,不懂是不是真的?”
前男友也这么说,那个时候的她被伤得伤痕累累,还看到被劈腿的事实,而那个女生还是直发的!这是老天爷给她开的玩笑吗?



叮铃铃!!!叮铃铃!!!

这是。。。闹钟的声音吗?

啊!对,现在的她因为科技的先进已经去拉直头发了,再也不是高中被取笑的女孩,而是现在美术系的第一名!

拉开窗帘是白茫茫的一片,下雪的今天让人想躺在床上不想起来上课,但是因为刚刚的梦让夏雪整个人没有睡欲,拿起平常用的书包就去上课了。喜欢白色的她,除了植发一些白色的头发之外,还有冷衣还是日常用品都是白色的,让走在雪地上的她显得更白。


白色吗?让她感觉自己是清白的。


卷发不是她的错,何况现在已经拉直了,她不再是以前的她。


可是,她心里还是会留藏着那个秘密。






一个..卷发的秘密。


ps:计划突然取消,因为无法订到房。

星期日, 7月 05, 2009

考试开始。

倒数六天。
之后云顶。
期待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