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14, 2008

大人也是会有犯错的一天。


从小,我们就被教导“大人才是对的” “小孩子要听大人的话” “大人的话永远是对的”,甚至孔子先贤都说,“孺子可教也”“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但是大人也是会有做错的一天,也是会有犯错的一天,问题是,他们是否要承认做错?他们是否要改正,而且要认错?但是许多大人在心里却会那么说:小孩子啊?不用认错啦。小孩子罢了嘛。小孩子做错被大人骂,而大人犯错不用认错的啦。但是,是否有哪位先贤说过:“大人犯错不必承认自己做错事?”

今早,我们一起去拜祭林连玉之墓,穿上了“救救新院”的衣服,为的就是告诉华教人士,呼吁他们留意关于我们学院所发生的事情,甚至告诉在地底下林连玉先生我们,他的华教民主已在权利的压迫下渐渐消失。有许多华教人士非常支持我们的行动,购买了我们的书本,甚至出钱支持他人购买我们的书本。但也有一些人,不支持,甚至撞了我们其中一个学生,说:“这个时候哪里可以穿这种衣服?”而经过那位学生的记忆,那位大人应该是叶派的其中一个人。

我们之前所做的许多事情,无论是静坐,和平请愿,都是为了让原本属于民主的学院不要在权力的压迫下失去原本的民主,并还给我们一个解释,告诉我们事情的缘由,我们有权力知道,我们不要当被蒙蔽的傻瓜。当初华人在马来西亚的种种不公平,不民主的事迹已经造成很多华人的不满,为何现在我们要求民主和透明化却一再被阻止?还是我们要学习许多华人领袖那样,一再地抗争,要求,才能夺回我们原有的民主?

为何我们一再地要求叶新田出来与我们对策,解决问题,甚至集体要求他出来与学生会面,他却一再逃避?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做错事情不敢认错?难道我们学生一定要顶替你们这些大人为了权益之争而犯下的错误?你们犯错我们难道就要受罪?我们原本的民主呢?因为你们而消失了?问题为何不能够出来会面商量对策?这就是华人的传统吗?还是因为他有愧于我们然而一再逃避我们?

我们这么做一再得到许多大人的谴责,甚至还被问,你们知道你们自己在做什么吗?难道,我们要眼睁睁看着我们的学院因为权益之争而失去民主,成为那些没有民主的政府大学一样,行政系统变得更不透明化,许多申请一再耽误,这就是我们要的民主,我们要的新纪元学院吗?

难道,大人做错就不应该承认错误吗?


还是,我们就是这样被权益之争下被牺牲掉了?





新院学生敬上。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94838

8 則留言:

蓝色雨 提到...

我一向都不赞同大人永远是对的
大人也是人
是人都会犯错
但他们偏偏认为自己永远是对的
有时真的是气死了

射手 提到...

我已經四十幾,算是大人吧?呵呵呵!
我也認同你們的說法,大人也會犯錯!而且犯下的錯誤甚至還比小孩來得多,來的大!但是大人往往都不會承認自己的錯。
問題孩子從哪里來?從大人來的啦!
大人沒有管理好自己的感情情緒家庭社會,才會制造出問題社會問題家庭問題孩子!
尤其是政治人物,國家領袖,總統總理!發動戰爭,自殺式攻擊,破壞、示威、斗爭、幫派、殺手……他們是誰?還不是大人?
小孩能犯下這樣大的彌天大罪嗎?
不能!!

SIMMY 提到...

每个人都会做错事情,只是看作错什么,还有支不知悔改。

bluesky5462 提到...

因为大人也忘记了。
他们曾经也是小孩。

Tze Lin 提到...

This is very nice http://www.calculator.medicwonders.com/
if u like it, give it a link, thx u in advance!:)

Super Saiyan 3 提到...

對於新院的問題,外人不容易理解。

首先,不續聘柯乃是葉的權力。句號。一點問題都沒有,為什麼還要講座、靜坐、讀祭文?

二,哦!原來葉新田(被認為)不得人心,對華教傷害很大。而且大家都相信葉新田會毀滅華教,所以克不容緩地大動干弋抗爭到底。因為大家覺得華教傾覆在即,採取的行動更是雷厲風行。其實,學生、教師、華教中堅份子完全可以選擇民主的方法將葉新田拉下台。

無論如何,雙方看起來都沒有想辦法讓事情緩和起來。

文字君女 提到...

super saiyan:就是因为他们不理解,所以我们还是要继续支持到底。
叶新田自己本身都有问题,还有董事会并没有给予我们民主的权力,这间学院是民主的,不是他们董事会十三个人就能够抉择我们学院的未来~!

二,不止是他的问题,更是那个党派的问题。所谓民主,我们现在做着。你觉得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也许能够化解现在的风暴?而且我们曾经想要和平解决,是叶新田他们不肯让步。

bluesky:我坚决认为很多大人都是不肯向小孩子低头的,何谓民主?

simmy:你说对了。

射手:我非常赞同~!因为社会的污染,他们变坏了,而且,我们小孩子的权力呢?对呀,民主不见了。

蓝色:我们也是人,也会生气。呵呵。

文字君女 提到...

吴建成批评董事部“口头上按章行事,行动中却没有按章行事”。叶观明则说,家长一开始就已经有申请庭令的打算,惟担心新院运作,所以迟迟未有举动,希望给足时间让董事部主席叶新田处理问题,“但是他们没有诚意解决这个问题,拿着假民主,拿着鸡毛当令箭,挂羊头卖狗肉,我们到这个最后关头,已经无法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