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月 04, 2008

欣儿眨着她天真无邪的双眼,一手抱着bear bear,一手拿着《小叮当-恐龙前传》说道:“哥哥,能不能够帮我念睡觉前的故事?因为育哥哥每次都有念故事给我听。”

他看着欣儿,不禁看呆了。她给他的感觉现在就像一只没有防御力的小白兔,让人恨不得想咬一口。

欣儿仿佛没察觉到迪肯的反应,靠近他问:“哥哥你怎么了?”

他惊觉过来,才发现她与他的嘴唇距离不到7公分。他连忙闪开,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好想去咬那个感觉润润的嘴唇。他强逼自己不去想任何会让他一时错误的事情,但他的脑海已经充满了许多大野狼想把小白兔吃掉的画面。

想一下,要不是她是朋友的妹妹,他现在可能已控制不了自己吧。过去朋友的交托在耳边响起,他拿起欣儿交给她的书,开始以最温柔的方式念了出来。。。。。。

之后的故事你们自己去想象。。。。。。。。。。反正不管我的事XD



以上内容,如有合同,纯属虚构


虚构





记得!




小孩子切免模仿!

5 則留言:

Renge 提到...

反正你很常误人子弟。
我习惯了。
haha~~~

夏娃 提到...

我覺得你可以轉型寫黃色小說XD

Ooby 無比(膏) 提到...

做麼你突然變得黃黃了~
壞蛋糕~

均均 提到...

不是我的錯,
你們都想錯。
我只是寫到親吻那裏,你們就想入非非了。那下次你們不是想得更飛?
我不黃。。。。。親吻不是黃,你們太outdate 啦。色戒刪除戲會更黃,不要講我。我又天真單純無辜的!XD

Renge 提到...

不要骗小孩子。
没有人会一天到晚一直强调自己是单纯的。
单蠢就有。XD~~~
(名副其实在做损友...)